景行

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

【顺懂】春闺梦里人

尉驰:

多年前,李懂还是个孩子。他走过喧闹的广场,成群的白鸽向澄澈的蓝天飞去,飘扬的旗帜下,荷枪实弹的武警坚守岗位。他远远地、胆怯地看着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那时他以为这便是英雄,似乎他们刀枪不入,所向披靡。


李懂骨架子天生比人小,长得也不高,竹竿般的胳膊仿佛一掰就断。他柔软,怯懦,所以那时没有人——就连他自己——也不曾想过,多年后他会成为蛟龙的一员。


 


入队第一天,杨锐就说过:成长,李懂,你必须迅速地成长。


那时李懂听不明白。他茫然无措,却竭尽全力地训练。他以为自己应该成长为一个军人,甚至可以的话,成长为一个英雄。他希望英雄能刀枪不入。


那时他以为罗星就是英雄。


 


李懂知道自己是个不太合格的狙击手。而罗星恰恰相反,他是个绝对的神枪手,保持着蛟龙建队以来狙击训练的最好记录,完成过大大小小数十任务。如若罗星能获得队里唯一的名额前往委内瑞拉深造,他会是传奇。李懂羡慕他,敬重他,心甘情愿地做他的观察员。幼时他看同龄的孩子用粗糙的小弹弓打麻雀,他知道哪一发能中而哪一发不能,似乎他的耳朵会听风。而自从参军以来,他试过、练过、痛过,但永远与主狙无缘。那时罗星告诉他,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长处,狙击副手必须具备超绝的心算能力、敏锐的观察力,同时还要具备一个狙击手必需的素质,你若能将观察员做到极致,那要比做一个好的狙击手更难。那时他是李懂的主狙,是最好的狙击手,李懂毫无顾虑地信任他。他用尽一切办法去克服自己的胆怯和懦弱,但训练中每逢对敌,他还是不能放下因子弹擦肩飞驰而生的畏惧。他常常露出想要退缩的马脚,那时在他身上架枪的罗星便拍拍他,让他起来,说没事,我来扛。他太温柔,扛起了李懂的包袱,就像那一天杨锐隐藏罗星脊柱神经被打穿的真相一样——他们来扛。


 


李懂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失败:他让别人扛起了他的担子。


 


那几天李懂几乎没说话,他把自己关起来,不敢闭眼。一闭眼,他的眼前就浮现出残酷的画面。在剧烈晃动的直升机上,面对三艘试图营救枪杀中国船员的海盗的船只,扫来的子弹从他的鼻尖擦过,在坚硬的钢板上打出一个个心惊胆战的弹痕。和从前一样,他下意识地躲了,罗星让他稳住,可他做不到。罗星只撞开他,说我来。于是他的神枪手,稳稳地逼停了两艘快艇,却在一眨眼间被无情的子弹洞穿,一道血花在李懂眼前炸开。短短的记忆翻来覆去地在李懂的脑海中回现,他望着碧蓝的大海,无数次地想,那时罗星推开他,是不是失望?是不是指责?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逃兵。


后来他强提着笑脸看陆琛和张天德为一块果味糖拌嘴。那时一阵狂风忽起,巨大的直升机轰鸣声穿透双耳,李懂便向外看去。他这才知道,即将同他搭档的是蛟龙另一杆狠厉的枪——顾顺。


顾顺就像后来在行动中他那把R93一样,锋利、强悍,是一把真正狠绝的杀器。这个杀器嚼着口香糖,透过暗黄的镜片轻佻地向李懂一望,那双金睛火眼如同山间老鹰窥伺猎物,傲慢地扫过来,一枪便洞穿了李懂。李懂感觉被他看了个透。他说,能做罗星的观察员,说明你有点本事。李懂只觉心里一沉。


他是罗星的观察员,但他——不一定有什么本事。


 


顾顺同蛟龙一队队员做了交接,便嚼着口香糖回了生活区,他提着钢枪走过去时,背影自信又笃定,李懂一时间有些害怕。他即将成为顾顺的眼睛,可他担心这双眼睛,并不能配上那杆冰冷的枪。


主副狙需要迅速熟悉对方的一切,甚至连呼吸都要同步。在特殊情况下,如若所选制高点不具备良好的架枪条件,作为观察员,李懂需要适时调整姿势为顾顺提供最好的狙击环境。时间很短,他抓紧时间和顾顺做着调整。他同顾顺模拟了几种常备姿态,配合得还算不错。顾顺一直嚼着口香糖——淡淡的清香伴着呼吸萦绕在李懂耳畔。是薄荷吧,李懂想,狙击手要具备准确的判断力、高度的自控力,要懂得灵活应变、强抗干扰,要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,但在开枪的时候——所有人都会有压力。顾顺通过口香糖释放压力。这时顾顺瞄了他一眼,李懂并未看见,忽又想起罗星。他不知道罗星究竟怎么样了。李懂想,他同罗星这么多年搭档,他不曾见过罗星如何释放自己的压力。而那一天自己却那么胆怯,因为几颗小小的子弹便萌生了躲避的念头,罗星却替他承受了后果。那时顾顺偏头瞥着他,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。他胸膛间的起伏忽然重了一拍,顾顺的气息拍打在李懂耳畔,他便听见顾顺说:“记住我的呼吸。”


他说:“战场上,不允许存在负面情绪。我是你的枪,你是我的眼睛。你要全心全意地信任我,而我也把一切赌在你身上。”


他望过来,李懂一怔:“现在,你是我的观察员——别去想罗星。”


 


他什么都知道。


 


本以为撤侨行动会顺利进行,而一切都爆发得很突然。载有领事何清流和数位中国公民的车队遭到武装组织的袭击,被迫进入战区,蛟龙是解救人质的唯一希望。他和顾顺迅速进入制高点,而楼顶不具备良好狙击环境,李懂单膝跪地,顾顺便将冰冷的R93架在李懂肩上。他尽力地去找顾顺的心跳和呼吸,试图和他保持一致。可那是他第一次直面血肉横飞的修罗战场。闪烁的火花,飞驰的子弹,残破的肢体,杀入政府军阵地的自杀式汽车炸弹。爆炸声陡然轰鸣时,包括顾顺,所有人都被吓住了。生死只在一瞬,观察镜里,李懂看见残肢断臂自空中跌落,满地的污浊与血液,血肉模糊的士兵还在苟延残喘,发出令人战栗的呻吟。


而顾顺反应很快,将枪用力向下一压,无声地提醒李懂回到自己的岗位。但李懂不觉得他能做到。那是真正的战争。常年纠缠他的恐惧因为战争成倍地膨胀,刹那填满胸膛,巨大的压力再一次冲破他脆弱的心理防线。所以当一串杀气腾腾的子弹扫来时,被掀飞的砖土向李懂迸射而来,他又下意识地向后躲。他肩上的枪自然也随之一晃。而几乎是瞬间,顾顺用力压枪,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:“别动。”


他扣动扳机,一枪射穿了敌方机枪手的眉心,再也没有夺命的子弹扫射过来。


李懂只觉自己冒冷汗。那句别动好像一道鞭子,重重地抽在他身上。在遭到敌方猛火力进攻时,他的第一反应是躲,而顾顺的反应是果断回击。李懂回过神来,迅速复原姿势,稳当当地用身体托起主狙的枪。他感到一丝耻辱与不甘:他没有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,而顾顺知道他在怕。他本不该怕——他不能怕。那两个字如同破天星火,漫山遍野地点燃了李懂的决心:他知道观察员是主狙最忠诚的准星,是他最锋利的刀,他不能出一点差错,他是顾顺的依靠。别动,是命令,他笃定地想要去服从,同时更是一个目标。


他察觉到顾顺忽然瞟了他一眼。


 


蛟龙成功解救被困工厂的数名中国公民,二队回港,一队战歇,原地等待弹药装备的供给。李懂紧张地持枪原地待命,东张西望,而顾顺吊儿郎当地坐在车后,若有所思地打量李懂。李懂被背后这道灼灼的目光烫得发毛:顾顺毕竟是狙击手,只一眼就能洞穿他。顾顺看出他的焦虑,胆怯,看出他抗压能力差、实战经验欠缺,还看出他的愧疚。顾顺说:“紧张?抗压能力太差。战场上,子弹躲不掉的。”李懂不说话,他道:“就当哥给你上了门课,下次记得交学费。”


李懂别过头去,心里有一点愤懑——但他知道,顾顺是对的。


 


他觉得自己已经被顾顺看穿了。他知道顾顺和罗星约定的比赛,知道他们惺惺相惜。他转身回来找顾顺时,那家伙正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口香糖,慢悠悠地拆着包装纸。李懂瞄了一眼:确实是薄荷味的。他盯着口香糖发呆时,顾顺已抬起头来,安然自在地瞟了瞟李懂。李懂说:“刚刚在楼顶,我躲了。”


顾顺没说话,揉着包装纸,片刻才抬眼看他。


李懂说:“罗星在直升机上追击海盗时,我也躲了。”


顾顺愣了愣。他只知道罗星吃了子弹,却不清楚具体情况。李懂再没说话,转过身去。他想,顾顺大抵会失望,会愤怒,罗星是他最敬重的对手,而他的观察员却这么不合格。顾顺正想说话,忽听见李懂问:“你以前的观察员,和你配合得好吗?”顾顺说:“当然。他很好。”李懂便说:“如果我……或许如果他的观察员不是我,罗星就不会中枪。”李懂想,他开不准枪,罗星也不信任他能开得准,所以那时罗星便不得不顶替他的位置,替他开枪——他没有保护好他的狙击手。


顾顺在身后嘲笑道:“不是吧,你真这么想?”他擦着自己的枪:“他就是把你保护得太好了,什么事儿都不让你上——可你总是要独当一面的。”


李懂说:“我做不了主狙。罗星说,做好一个观察员,胜过做一个狙击手,但我连观察员也做不好。”


顾顺嗤笑了一声。顾顺道:“你找什么借口?为什么你不能做主狙?人都有压力,你必须克服它。”李懂看见顾顺抬眼轻飘飘地扫过来,目光却如千斤重,压在他身上,他甚至觉得喘不过气。顾顺说:“你是我的准星,你必须稳住。”


李懂张了张嘴。


“卓越的心算能力,准确的判断力,这是作为观察员的独特优势。如果克服了心理压力,加上原先就有的良好的狙击手素质,扣动扳机,你会是蛟龙最具威胁力的一把枪。甚至你一个人,”顾顺别开目光,“就是队友最靠谱的火力压制。”


李懂听得有些不敢置信。他张嘴正想说话,杨锐集队的命令便传过来,顾顺蹦下车,满不在乎地嚼着口香糖,仿佛他方才一个字也没有说过。他走在李懂前面,两人前脚挨后脚地赶过去。这时李懂听见顾顺头也不回地说:“我这个人吧,说话不好听,但你必须听。”他说:“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我的观察员的,李懂。我不是罗星,不会纵容你,你负责的事情,必须你来完成,我绝不会替你开枪。”他回过头来,上下扫了一眼李懂,“像今天这样的事,”他说:“我不接受有下次。”


顾顺停下脚步,李懂只好站住。他与顾顺是搭档,对方用了命令的语气,毫不留情地鞭笞他,他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感觉。他知道顾顺是在阐述事实,他没有说错一个字。但李懂同时又敏锐地察觉到,顾顺对他有期望。这让李懂心头冒出一点争强好胜的斗志。


他没有反驳,猛地挺直了身板,标准的军姿显出一身坚硬的风骨:“是。”


 


在赶往营救被绑架的中国公民邓梅的途中,车队遭到了武装组织的埋伏袭击。迫击炮从天而降在身边炸响,他们被冲击掀飞,狠狠地拍在沙地上,李懂忙不迭地爬起来。他和顾顺试图迅速寻找制高点为队友提供支援,但二人暴露在平坦的地势上,机枪和炮弹不断地飞射过来。李懂被掀翻倒地时,枪脱了手,他给砸得头晕眼花,便听见顾顺吼他,等什么呢,拿起枪来!李懂这才回过神来,再次为自己的弱小感到懊恼,他一咬牙,向侧一扑,一串子弹扫过来,所幸没有命中。他抄起枪展开反击。顾顺再没说话,死死盯着准星,试图在炮火袭击中找到机会。李懂端着枪,伏在一侧。这回他明显地感觉到顾顺在教导他,在锻炼他,在指引他成为一把像顾顺一样的杀器——虽然顾顺不承认。庄羽冒着危险拖回仅有的装备,李懂环视四周,张天德和佟莉两位机枪手在侧翼与后方对敌压制,副队徐宏和医疗兵陆琛钻进大巴试图救出受伤的平民,队长不知在哪里护着记者夏楠。李懂嗅到浓重的血的味道。他稍稍地分了心,往车队方向一瞟,无数的残破的身躯东倒西歪地躺在路上,几个大腿、手臂被炸飞的士兵拖着皮肉在撕心裂肺地尖叫。李懂只觉一阵反胃,强忍着不再去看。这时顾顺忽腾出一只手,把他的脑袋往枪上一压,道:“专心。”


李懂这才回过神来,一望顾顺,他的主狙面色平静地端着R93,仿佛周遭一切地狱修罗都与他无关。他想起顾顺的话,战场上,子弹躲不掉的。躲不掉的后果,就是眼前的血肉模糊。作为一个军人,顾顺知道,所有人,包括李懂,都必须面对。


杨锐下达命令,两炮掩护着顾顺、李懂杀向制高点。杨锐在开炮后被敌方狙击手射中了大腿,李懂心里一惊。他已隐约地察觉到敌方狙击手不俗的实力。他和顾顺分开,顾顺去解决敌方迫击炮阵地,而李懂负责在他开枪的短暂的时间里,找出那个潜藏在沙海中的毒蛇。


 


李懂死死地握着观察镜,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冒汗。迫击炮在顾顺所在处炸响时,李懂惊住了,一看,才望见顾顺险险地跑出来,敌方狙击手的子弹在他身边飞驰着,他即刻倒在掩体旁,冷静地下着命令:“李懂!牵制住对方狙击手,我去解决迫击炮。”


李懂便毫不犹豫地从沙海中蹦出来,那个躲在最高处山脊线右侧十米的狙击手朝他开枪,李懂不能躲,不想躲,一口气杀到车上。他驾驶着军车横冲乱撞,几枚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臂,李懂吸了一口冷气,只皱了皱眉,便抄枪跳入石堆中。他的强火力成功让敌方狙击手失去了开枪的机会,他甚至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恐惧,厉声喊道:“我牵制住了!”


这边的顾顺闻言,一翻身,迅速转入狙击状态,仿佛方才躲避时的狼狈都只是猎人的蛰伏。他看着准星里那三个动人的迫击炮炮弹,嚼着口香糖,嘴角忍不住弯起一点笑意:李懂那声欣喜的报告,毫不掩饰主人的激动。他的观察员,顾顺想,正在实战中飞速地磨练自己。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。


 


三发迫击炮同时炸响,敌方狙击手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,用装坚果的铜盘反光晃了顾顺的眼睛,趁机跑向备好的摩托车。他移动得很快,顾顺扣动扳机,一枪,只擦破了敌狙的左耳。顾顺眯着眼,注视着那个年轻的狙击手驾车越山逃开,心里有些失望和自责。但那负面的情绪只一瞬,他迅速调整好状态,正如他和李懂说的:狙击手要具备强大的自控能力,一切心理压力都不能击垮他们的防线。


 


陆琛正抓紧时间抢修唯一的一辆军用车,顾顺同李懂原地待命,于石丘上架枪盯紧四周。武装组织已全部撤离,顾顺便偷空瞟了李懂一眼。李懂显然捕捉到了这道目光,只假装没看见。顾顺忍不住想笑。


他从前曾在蛟龙里见过李懂。那时他便是罗星的观察员,两人常在靶场练狙击。他和罗星总较着劲,便和那一帮人都看不对付。只有李懂,顾顺对他抱有一丝好奇。印象中李懂便是个不爱说话的闷葫芦,他们队的张天德又特喜欢逗他,李懂脸上便总显着一种赧然的笑意。那是一种很温柔的笑意,鲜少在军人身上出现。李懂是个很敏感的人,顾顺知道,敏感的人向来包袱重——比如罗星的中枪。他慢悠悠地嚼着口香糖,舌尖的薄荷味卷去战斗后的疲累,他说:“刚刚表现很好。”他弯起嘴角。李懂听了,心里有点高兴,却不愿表现出来,硬着头皮道:“我不是表现给你看的。”顾顺便心想,哦,对,不是给他看的——可也只有他看见了。他便说:“我看见了啊。”


一句话气得李懂乖乖闭嘴。


顾顺见李懂不肯说话了,又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。他伸手薅了李懂的头盔,李懂皱眉瞪他。顾顺心想,真是个好脾气的人,便说:“过来。”李懂有些不愿,问:怎么?顾顺一挑眉:“过来啊。”见对方不动,他一把拉过李懂,抓住他沾了血渍的手,贴上自己胸口。炽热的胸膛下,心脏奋力地跳动着。李懂清晰地感受到主狙的心跳。顾顺没看他,自顾自望向远方,这才说道:“记住,这是我的心跳。”他忽然又把李懂往自己怀里一拉,李懂被迫扑过去,顾顺怀里居然有一丝温热。他低头看向李懂:“和我的呼吸。”


李懂点头,顾顺便说:“你必须和我一致,也只能和我一致——先把罗星的事给我放下。没有意外,没有做不到,没有不可能。”顾顺瞄着准星,低声说:“只有这样,你我二人才能做蛟龙最有用的枪。”


 


后来小镇上那一场混战,是李懂毕生都不愿回忆的两个小时。他失去了石头和庄羽,蛟龙失去了最卓越的英雄,两位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。他和顾顺控制指挥塔后,顾顺说:“刚刚提醒我那几枪打得不错。”他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,李懂却不愿听。他想,如果他跑得再快些,他的枪再准些,是不是他就可以及时补上支援?那样,陆琛不会失去自己的左手,张天德也不会死在佟莉怀里。他说:“我应该一枪就做到的。”


 


顾顺远远地望着他。他望着李懂:一个执拗的观察员。他平静地架枪伏在台前,心底却有万丈波涛,干净的眼睛里写满了自责。他知道李懂为何总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,他说:“没有人可以百发百中,没有人可以刀枪不入,也没有人会所向披靡。”李懂不说话,顾顺嚼着口香糖,慢慢地释放自己扣动扳机那一瞬铺天盖地的压力。他说:“克服它,利用它,它会让你更专注,它会成为你的动力。”


杨锐杀出来时,他两枪点炸了敌方车队的油箱,李懂来不及惊叹他的枪法,直升飞机便扫射过来,顾顺右腿、左胸、右肩各中一枪,没有办法捡起R93给予扎卡组织最后一击,他喊:“李懂,用我的枪!”李懂一愣,顾顺发狠地瞪着他:“我倒下的时候,你就要背起我的枪。你可以做到的——李懂!”


 


李懂抿了抿嘴唇,一闭眼,索性豁出去了。他望着准星里那个挟持佟莉的男人,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,你受过训练,你有这个能力,佟莉相信你,队长相信你,蛟龙甚至临沂号都相信这一枪——顾顺也相信你。李懂扣动扳机那一瞬,只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巨大的压力碾碎:那是决定他的队友生与死的一枪,他从前是绝不敢开的。


可顾顺说,你可以做到——那枚子弹便稳稳穿过敌方眉心、溅起朵朵血花,他便真的做到了。


 


枪响的那一瞬,顾顺忽感到骄傲。


那是他的观察员,胆小,实战经验不足,抗压能力差,却最终一步步地,能在他倒下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背起他的枪。他们是蛟龙最锋利的刀,最狠绝的枪。


 


顾顺被抬上担架时,李懂跟在一边。他失血过多,有些神志不清,却能看见李懂焦急的神情。他们曾毫不犹豫地将后背交给对方。顾顺浑不觉自己身受重伤,依旧二五八万地伸出手,一把抓住李懂。李懂掌心有握枪磨出的茧,顾顺摩挲片刻,说:“开枪不是压力,而是义无反顾的选择。”


他悄悄在身前比了个大拇指,李懂瞧见了,脸上又露出那种赧然的笑意。


 


顾顺想,罗星果然不会选错人。


 


而他顾顺也不会。


 


 


 


顾顺的左额落了一个小小的疤,是那个年轻的狙击手一枪刻下的。


他左胸的伤十分惊险,子弹贴着心脏插入肋骨,在阎王爷面前转了一圈,又大摇大摆地回来了。李懂也是半个伤兵,得空了就来看他。没有人允许顾顺下床,他待不住,就自己违令蹿下来,指点李懂狙击上的技巧。他从背后环住李懂时,双手扣在李懂手背上,李懂只觉连扳机都萦绕着薄荷味儿。顾顺教他如何在开枪的那一瞬控制好自己的呼吸和肌肉,如何把自己磨炼成一杆杀器。而他以后都得和李懂搭档主副狙击,又顺带着练了练几个常见的架枪姿势。顾顺把手从李懂腰上拿开时,嚼着口香糖吩咐道:“你病得有点瘦,赶紧补回来。”


 


李懂笑了笑。


 


后来杨锐告诉他罗星病情的真实情况。先前他已隐隐约约地猜到一些,因为那一枪打穿了罗星的背:而他知道那是人类太重要的脊柱神经。当时恰巧顾顺也在,顾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他去看望罗星的时候,罗星只笑说,顾顺的枪有我打得好吗?


李懂说没有。


罗星就说,别哭啊,哭什么?


李懂不说话。罗星便说,尽军人之天职,进入蛟龙的时候,我就想过这一天。他说,李懂,好好干。


 


李懂后来再没见过罗星。


罗星调离蛟龙一队时,队员们站在身后,远远地望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瘦弱背影。他们在大海上以军礼向英雄致敬——而英雄老去的时候,仍是英雄。


 


李懂去找顾顺。


他清楚,距离成为一个称职的狙击手,他差得太远了。指挥塔上那一枪,什么也不算,他还是怯于承担压力,害怕死亡的威胁。他的枪法还是不够准,判断也不够迅疾,甚至连稳住枪把的能力也不如顾顺,故而他必须尽他最大的努力爬起来,站起来,向着顾顺的方向追去。


 


恢复正常作息后,在完成当日训练任务的基础上,李懂还得完成顾顺带来的折磨。顾顺是出色的狙击手,又和李懂一起出过任务,他知道李懂究竟欠缺什么。李懂加训。无论是白日负重跑几十公里后仍要在顾顺的敦促下撒丫子狂奔,还是在晃动剧烈的木板上瞄准几乎不可能射中的靶心,或是负重跑后一百个又一百个再一百个的俯卧撑锻炼臂力,李懂都认了。是他求顾顺来教他的——他心甘情愿。


他经常跑了一半便瘫在顾顺眼前呕吐不止,惨烈得顾顺险些都想喊停了,结果这个小观察员拍拍手,自己爬起来又跑远了。顾顺慢慢地从副队徐宏口中真正了解李懂的过往。一个瘦小的年轻人,不被任何人看好,咬着牙,凭着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杀进蛟龙。超强度训练,负重跑、涉水、绳网障碍、暴晒、射靶,他知道自己先天基础就比别人差,所以别人一遍做好的事情,他两遍三遍地去练,不喊苦不喊累,心甘情愿。顾顺打心眼里欣赏他这一点——更何况李懂本身就是狙击手的料——他发现李懂的耳朵会听风。


 


白天他是嚼着口香糖的铁面无情的教官,晚上顾顺就抓紧那一点自由的时间关心关心自己这个唯一的学员。他问李懂,腿疼吗?给你揉揉呗。本来训练时间就长,你还加训,行不行啊?李懂挥挥手,没事,以前训练,一次要脱几层皮,掉十几斤肉,那都挺过来了,这算什么。顾顺就忍不住弯起嘴角笑。李懂见他笑了,又有点不好意思,别过头去,顾顺探了脑袋一看,发现原来这小兔崽子也在笑。


李懂笑起来很腼腆,一种胆怯的温柔。


顾顺安静地看着他,半晌才说:“现在你是我的准星,以后就是蛟龙最锋利的刀。”


 


李懂便从口袋里掏出两条口香糖,拍到顾顺手里。顾顺笑了:“干什么?搞贿赂啊?想逃训?”李懂笑了:“这不是交学费吗。”他眼中含笑地望向小教官,天不怕地不怕的顾顺居然愣了一瞬。他想起那一天,在战火纷飞的硝烟中,他对李懂说,战场上,子弹躲不掉,下次记得交学费。李懂居然还记着。顾顺便伸手在李懂脸上掐了一把:“得,算哥便宜你了。”他拆了一包塞进嘴里,笑嘻嘻拍拍李懂肩膀:“轮岗,走了!”


李懂便瘫回床上。他揉了揉自己的脸,眯着眼睛一看,顾顺走得很慢,浑不怕查寝,他余光瞥着顾顺的背影,望着他消失在月色里,憋了许久——最后还是忍不住笑起来。


 


顾顺心里清楚,想要克服压力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。指挥塔上李懂那一枪,不具有任何意义。李懂还是怕子弹,还是不能克服恐惧。加训时,他保持射击姿势待命,如若被顾顺的种种行为惊动,向后躲了,顾顺就会罚他再跑三公里。那时李懂累得咬牙切齿,回过神来又明白,不是所有人都会费心费力来严格要求你李懂的。顾顺这么做,是因为有期望、有信任。他心里便萌生无尽动力——他不仅做给顾顺看,做给罗星看,给杨队、徐副、石头和庄羽看,给蛟龙看,还是做给自己看。他要把自己磨砺为最锋利的刀——和最狠绝的枪。


 


顾顺远远地望着他成长。


 


李懂经常躲子弹。不管是流弹、扫射还是爆炸带来的碎片,他观察、狙击的时候,总还是会受这些影响。顾顺克制住踹他的冲动,把他拎起来,往眼前一放,一如当年一般抓住李懂的手,往自己胸口送:“感受到了吗?我的心跳。”


他紧紧地盯着李懂:“你如果怕,要躲,下一次做我的观察员,它也许就会因为你而停跳了。不仅是我——还有你的队友,他们的心脏,都会因为你的躲避停跳。”


李懂张了张嘴,没敢说话。顾顺望见他脸上自责的神色,这才软下口气:“你会让它停跳吗?”


李懂坚决地摇头:“除非我的先停。”


 


顾顺皱眉反驳:“你是我的副狙,是第二把枪,主狙不能开枪了,你就必须接替我,用我的枪,而不是做无谓的牺牲。”


他说:“勇者无畏,我难道还怕死吗?”


 


李懂说:“你不怕死,我怕你死。”


顾顺一愣。


李懂道:“你不能再是第二个罗星。”


 


李懂说到做到。


 


一船海盗于公海海域劫持了广东商船上二百八十位船员作为人质,蛟龙一队二队进行营救。执行任务时,拉横的直升飞机正与快艇上的海盗打照面,一串子弹扫射过来,甚至顾顺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感觉自己被人一扑,旋即就听见几道子弹入肉的闷声。李懂将他牢牢护在自己身下,替顾顺挡了子弹。他浑身上下几个血洞汩汩喷着血,顾顺吼道:“李懂!李懂!”


李懂强忍着疼痛爬起来,大声喝道:“开枪顾顺,开枪!”


他推开顾顺,此时不远处那艘快艇打了转正要逃离,李懂喊道:“开枪!”他抬起眼睛瞪顾顺,顾顺从未见过他有这么狠厉的眼神。顾顺只愣了一瞬,便毫不犹豫地转身架好枪。他从来没那么冷静过,那一枪居然是毫无压力的选择,他笃信自己绝不会失手。顾顺望着准星里那个叫他恨得咬牙切齿的背影,稳稳地扣动了扳机。高杀伤力的子弹穿透海盗的脑壳,甚至巨大的冲击将他一枪崩进海里。


李懂听到那声枪响,只觉胸中强撑的一口气顷刻便散去了。他听不见直升机的轰鸣声和队长的喊话,看不见仪器上的风速和流向,也不知道顾顺正把他紧紧搂在怀里。他只知道一件事情:面对代表死亡的飞射的子弹,他再也不会因恐惧而躲避。


因为他背后是他见过最好的狙击手顾顺,是蛟龙的战友,是军人之天职。


 


他再睁开眼睛时,消毒水味钻入鼻腔,顾顺正闭着眼睛,在窗边盲组自己的枪。


李懂艰难地侧过身子看着他组。


 


当初顾顺受伤时,李懂来看他。他们的任务向来重,训练不能停,顾顺就组枪。他自己组得没意思了,就让李懂组。李懂自然没他厉害,组枪的速度总是要慢上一些。李懂组一次,他看一次,顾顺清楚李懂对哪几块部件的结构欠熟,但他一句话也不说。李懂组完,无辜地望着他,顾顺就一撇嘴:“太慢!”他让李懂自己找问题,李懂忍着火反思过后又认认真真组了三次,最终连听了三个慢,转头就带着顾顺的枪走了。后来杨锐来看他,拽上李懂,他才再见到自己的观察员。顾顺笑盈盈地去抓他的手:“其实还是快了一些的,当然比我还有差距——别生气啊。”李懂不置可否,只在他床头放了一只海螺。他说:“副队弄的,有事没来,我代送。”顾顺说:“不是我看不起你,只是想要做一个出色的主狙,你必须了解你的枪。你不生气了吧?”


李懂给他气得不想说话,劈头盖脸朝顾顺砸下佟莉嘱托他带来的一袋子果味糖。


顾顺这才拿过海螺,摆弄着听海声。


 


他们都爱那片海。


 


李懂看着顾顺组枪。那人灵活的手指在冰冷的器械上纷飞,一把严丝合缝的杀器渐渐在眼花缭乱中成型。李懂只看了一会儿,再没力气,又睡过去。他模糊地听见顾顺走过来,摆弄了一会儿,不知在床头放了什么。忽然,一只手覆上来,在他眼皮那颗小小的黑痣上轻轻蹭了蹭。顾顺说:“你这学费,交的也太多了。”


李懂再睁开眼睛时,只看见床头一个子弹壳。


正是他替顾顺挡的那一个。


 


顾顺腾出空批了假再来看他时,拆了一袋口香糖,手里叠着包装纸,就坐在一旁安静地嚼。他不说话,李懂问:“你又不开枪,怎么还嚼?”顾顺说:“紧张就嚼。”李懂问:“你紧张啥?”顾顺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,他忽然转了转椅子,一抬眼睛,认真地望向李懂。李懂给他看得发懵,便见顾顺伸手指了指李懂胸膛:“那时你扑在我身上,我从你的呼吸里听见了别的东西。”


李懂便当场愣住了。他望着顾顺,居然有一丝害怕。顾顺果然是顾顺,神枪手,千里眼,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。他张了张嘴,正不知如何解释,顾顺却忽然伸手,将李懂揽过来,两人额头贴着额头,亲密极了,李懂嗅到薄荷香。他贴了一会儿,才把李懂塞回被子里。李懂听见顾顺说:“不是吧,你还想骗你的主狙啊?你那几百个三公里都白跑了?”他弯起嘴角笑起来,“果然是我的副狙。咱的呼吸得一致,”他戳了戳自己心脏的位置,“所以连多的这一点东西——都和我是一样的。”


 


李懂看着顾顺吐出口香糖,拿纸巾包了丢在垃圾桶里,慢悠悠地走回来坐下。这二五八万又在卖关子。顾顺说:“行了,现在不紧张了。不嚼了。”他笑盈盈地望过来,周身竟裹了一层难得的温柔,李懂这才想明白他到底紧张什么。


李懂心想,这有什么好紧张的——他们可是在战场上也毫不犹豫地将后背交给对方。他是他的枪,他是他的眼睛。顾顺是他扣下扳机时的信心,他是顾顺最忠诚的准星。李懂忽然想起,曾经在蛟龙远远地看见顾顺打枪,沉静又果断,他很佩服。那时张天德说他拽,说他不如罗星,李懂只笑一笑。与顾顺正式相识的那天,他从直升机上蹦下来,踩着军靴走到杨锐面前,说狙击手顾顺报到。那时他的主狙伸出手来,带一点高傲,带一点自信,带一点好奇,他对李懂说:“我是顾顺。”


 


而到底顾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
顾顺不过和他同生共死。


 


他不过是他的教官,是他的导师,是他的救赎。


 


是他的爱人。


 


顾顺见李懂露出腼腆的笑意,便冲他伸出手,浪子风流地道:“来,抱一个。”输着点滴、打着石膏的李懂忍不住冲他翻白眼,顾顺便说:“动不了吧?那亲一下吧。”他凑过来,无赖地在李懂额边留下一个吻。


 


李懂想起来,先前他常做噩梦——战争带来的心里阴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散的。他又梦到那血肉模糊的景象,梦见没了左手的陆琛,未能闭上眼睛的石头和庄羽。那是他第一次直面这样的残酷。那天他惊醒时,和他打上下铺的顾顺正倾侧半边身子,挂在床边,伸出一只手来温柔地抓着他。他已经睡得摇摇欲坠了,还不忘来安抚李懂。他看着顾顺古怪的姿势,被逗笑了,忽就觉得安心。他是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,他直面战争的恐怖,所以他已很难平静地回归正常人的生活。那些残肢断体、血腥冷酷带来的阴影与折磨,只有一个人能懂,只有一个人能体谅。


 


只有那个骄傲的灵魂。


 


他身上是淡淡的薄荷香,是军人最虔诚的浪漫。


 


 


多年后李懂已很难回想起当年为何毅然决然地参军。他忘记很多事情,却记得年少时曾在和平鸽盘旋的广场上望见端着真枪实弹的武警。他那时以为这就是英雄。直到很多年后,一个端着R93和他一起杀出一条血路的顾顺,告诉他英雄不是无所不能,英雄不是刀枪不入,英雄是普通人,是一个心里也有害怕,却能克服那一层薄薄的恐惧,义无反顾地成长,义无反顾地迎难而上的普通人。


多年后的李懂于噩梦中惊醒时,常听见枕边人清晰的心跳声。一下,又一下,与他合拍。顾顺再不用半挂着床边来握他的手,但习惯却是不变的——他总无意识地抓紧他。那时李懂便坐起来,端详他沉睡的侧脸。他想起很多年前,杨锐叫他迅速地成长。那时他不明白,后来他知道,成长是懵懂怯懦的普通人,踏着荆棘血路,忍着苦痛泪水,去成为另一个普通人。那个崭新的、锋利的人,他会害怕,会胆小,会怯懦,却在每一个扣动扳机的瞬间义无反顾。


是顾顺教会他义无反顾,是顾顺见证他成长。


 


噩梦太逼真,李懂满身大汗,便睡不着了。顾顺的掌心有茧,温柔地覆着他,李懂轻轻地回扣。窗外,天边亮起一丝熹微的晨光。他知道晨光将自东边宽广浩瀚的大海上破空而出,将吹动军舰上雪白的海军帽。然后慢慢地,慢慢地,那道晨光将拥抱黄土下捐出年轻生命的具具白骨,将点亮身后他们曾用血肉之躯守卫的每一寸山河大地。


 


山河犹在,国泰民安。


不复无定河边骨,生死相依,原是春闺梦里人。


对称顾顺视角《无定河边骨》


http://ycdfhyczs.lofter.com/post/44c3cd_1250d3cf


剧情互补

太美妙了!

人止:

发发最近一直在搞的,《塔兰台拉》的试阅

是摇滚朋克现代舞老格X古典芭蕾教师邓的AU

因为是普通人AU所以年龄稍微修整了,很喜欢亲世代终于有机会画了一下!芭蕾的部分参考的是莫大15版的天鹅湖

初衷是想通过种更加感性的方式探讨一下这个CP,临时有了这个非常奇特的脑洞,直接把手头画了一半的本都搁置了优先画这个,又要秃头了!(怪谁




【獒龙】奸妃·菟藤(番外Ⅱ)

方覆雨:

一点点肉渣,试试看lof的下限。



做生意的人,应酬总是少不了的。

这个星期马龙已经推了三单饭局给许昕,但今天的私人宴会是由市政厅上面的一个官员办的,秦门最近一笔数额不小的工程还要仰仗他,马龙不得不去。官场上的人,不像生意场上那些商人敢得罪。

宴会定在一个稍显低调却绝不失气派的洋楼酒店,男男女女都打扮得光鲜亮丽,看似很有档次,实则内里依旧散发着股金钱的铜臭味。包括在场大多数女伴也只是带出手的装饰,妆容要精致,手包要时尚,连笑都得捂嘴,营造出优雅的假象。

这种欢场许昕处理起来如鱼得水,马龙则稍显沉默。他着一身服帖的黑色三件套西装,领结系得规规矩矩,十分儒雅。陪那个官员喝了三杯酒之后,他用眼神示意许昕。许昕刚刚才和另外的人攀谈完,笑容未褪就自如的接下官员抛出的话题,两人很快天南海北的聊到了一起。眼看他们笑声不断,仿佛一见如故,马龙自觉自己没有师弟这种本事,便趁机挽着女伴刘诗雯往暗处人少的地方走过去。

刘诗雯和林高远一样,父亲都为秦门工作,而自己并不涉足生意。不过她家老爷子是秦门高层,德高望重,话的分量连马龙也得掂量掂量,是秦门名副其实的大小姐。要不是今天宴会聚集了本市名流,又由马龙亲自邀请,她根本不会来。

四周乐队演奏的乐曲正好换到下一首,马龙挽起袖口看了看表,将近十点半。于是他向刘诗雯致歉自己要提前离场,并询问她是和自己一起出去还是和许昕、丁宁他们再留一会儿。

回国之前刘诗雯已经从丁宁那儿听到不少有关于马龙的八卦,她便打趣从小一起长大的秦门太子爷,“怎么,有门禁啊?”

马龙放下袖子,抬头笑了笑。五彩的光彩流转在他脸上,或许是皮肤太白的缘故,令他显得与周遭虚伪的人们截然不同,有那么点皓月清晖的味道。他对刘诗雯道:“家里养了狗,太晚回去得咬人了。”

刘诗雯也跟着他笑,“这么不懂事啊,该好好训训。”

马龙道:“纯种藏獒,贵得很,不太舍得教。”

瞧他脸色是真想赶紧离场,刘诗雯顺着他道:“那你回家逗狗去吧,我待会儿可以自己回去。”

马龙点点头,垂眼整理了一下并不怎么皱的衣襟,跨步走了出去。

车停在酒店专门为熟客单独准备的车库里,司机很识趣,见马龙出来,立刻起身给他打开车门,伸臂搁在车顶处防止人撞到头。马龙微一俯身,抬腿坐了进去。

这段时间马龙的作息都很规律,上车之后他就放松身体,仰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于是司机便照着老规矩,一言不发的把他送回家。

家里黑漆漆的,但马龙料想张继科不会这么早睡,他脱下外套搭在手臂上,走进客厅。果然,客厅里的电视开着静音,正在放什么深夜都市爱情故事,而张继科两只脚交叠搭在茶几上,斜倚着沙发,一门心思的玩手机。

马龙快步走到茶几旁,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给关了,“不看还开着它干嘛?”

张继科终于舍得从他的手机屏幕里抬起头,“我看的啊,放着看个画儿。”

马龙懒得听他的歪理十八条,上楼去把外套挂在衣架上,又进浴室冲了个澡。弄完之后才又下去,准备把这天的碗洗了。

自从张继科赖在他家不走了之后,他就把偶尔来家里做顿饭的阿姨给辞了,毕竟张继科算是个死人,知道他存在的人越少越好。但马龙平时工作忙,这人饭倒是会做给自己吃,就是不爱洗碗。除非马龙提前说了今晚不回家住,他才屈尊纡贵把水槽里一天的碗洗掉。要不然别管马龙再晚回来,他都会给丢那儿。

马龙试过说他,只不过每次都没什么结果,还反被张继科想方设法轻薄半天,时间久了,他也习惯了。

水槽里堆着餐盘、饭碗和两个咖啡杯。马龙拎起杯子看了看上面的咖啡渍,眉头皱起来。

张继科原本在玩俄罗斯方块,眼看要破自己记录,横空里伸出一只手把他手机拿了过去。张继科抬眼,对上马龙的一双眼睛。

马龙问:“方博还是周雨?”

张继科只略一思索,便知道马龙在问什么,他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,伸手牵过马龙的手,在指间啄吻一口,不当回事般答道:“周雨,有点儿事来找我。”

并不意外,马龙把手抽出来,点了点头,虽然他百般不乐意张继科把他家当成他们肖门的办公室。

他转身要回房间,张继科却忽然站起来跟着他,亦步亦趋,“你刚进门时身上香水味儿真难闻。”

马龙想起离场的时候确实有几个姑娘来跟他拥抱过,他自己倒没在意,便问他:“现在没了吧?”

张继科直接在楼梯上从背后搂住他,鼻端凑到脖颈处嗅了嗅,意有所指,“现在是沐浴露的味道,挺好,我喜欢。”

马龙都不用去猜他脑子里在想什么,站在原地让他扳过来推到墙上亲,“你看骨头呢继科儿?”

“我看媳妇儿呢。”张继科回答得又快又肉麻,偏偏他声音喑哑,活脱说出了股色情的气氛。

马龙虽然在黑道摸爬滚打近十年,这种事上却总败给张继科,究其原因他认为还是张继科太过没脸没皮,他马龙还是要脸的。

但要脸的人就只能面红耳赤的被人里里外外亲了个遍,张继科一边占他便宜一边还要逗他,“我跟周雨喝咖啡,你为什么不吃醋?”

马龙眼睛里布了层水汽,迷瞪的反问,“吃醋?”

张继科的手已经不安分的从他浴袍领口摸了进去,“别人谣传周雨爬对床,你不还非得要人家再也没舌根可嚼吗?”

马龙不止一次暗自埋怨过林高远这孩子过分实诚,什么都捅给张继科,导致现在每次翻旧账的时候那流氓都要把这件事讲出来嘲笑他。他抓住张继科还想往下的手腕,低声斥道:“张继科,你要做就回房间,不然给我滚出去。”

马龙长得温柔,但立于高位太久,拉下脸的时候也真能有种唬人的气势。

张继科却不怕他,从年少到现在,只有他总能轻而易举的惹马龙生气,又轻而易举的将他哄好。

“嗯?”他们俩拉拉扯扯之间已经上到了二楼,张继科附在马龙耳边,“那回也没见你害羞。”

实则张继科并不是一个多么爱回忆过去的人,他的路是横刀立马,是纵横捭阖,是他自己用血肉拼杀出来的,所以他不屑回头。然而马龙与他不同,他心思重,每一件小事都可能被他反复咀嚼出或有益或无益的信息,他所做的选择往往基于这样大量的信息积累。

人生如此,被裹挟其中的感情当然更如此。

但那些称不上美好的回忆,张继科不希望他在夜深人静时不断重历。他无法摧毁自己和马龙的过去,因此他干脆张狂的用更鲜艳的颜色涂抹它们。

张继科的吻和他本人一样肆意妄为,马龙被亲得难免七荤八素,搞不清情况,不知道浴袍怎么就散成了一团。

乳白色的浴袍胡乱铺在暗色的地板上,他仰面躺着,皮肤好像比浴袍还要白上几分,像上好的玉。只是斑斑点点的红色吻痕破坏了这个意境,仿佛白玉生出几朵红花,依马龙这种性格,大约是凛梅。

光这么看着,张继科就觉得心痒。

多年来虽然他还算洁身自好,但也见惯了风月。可能马龙自己并不知道,他眼下蹙着眉,额角开始出了层晶亮的汗,两颊微微泛着红,模样有多动人。饶是张继科向来目中无人,也只想低头和他接吻。

和他做更糜烂的事。

他们之间这种事从第一次就不温柔,那时马龙额角流着血,手腕铐着手铐,被他摁在地板上摆弄,恨得眼神都能在他身上戳出血窟窿。那晚张继科预设自己可能会死,非要逼迫马龙永远将他的名字镌刻到心里,简直是抵死缠绵,疼痛成为一种仪式。

只是张继科现在明白,他做的全是无用功,因为他的名字早就和马龙紧紧相连,难以分割。

马龙的五指被张继科扣住,他有些失神,嘴只够用来喘气的。一滴泪顺着眼角啪嗒一声滑下去,眼眶红了。

张继科天不怕地不怕,就有点怵马龙哭,他的动作立刻轻柔下来,还有点讨好的去吻马龙沾着泪的睫毛,问:“弄疼你了?”

马龙不答,反而伸手去摸张继科胸口上方的纹身,它耀武扬威,不可挫败,他似在问张继科,又像自言自语,“人的心念,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断绝……”

和所有爱慕张继科的人不同,和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同,马龙爱是爱他的无所不往,是爱他的风虎长啸,是爱他恶劣又残忍却仍能在骨子开出朵朵鲜花,引来翩飞的蝴蝶。

生也好,死也好,他们注定宛如两株互相缠绕的菟藤,汲取着彼此的汁液,交换着彼此的鲜血,根本没有终止的时候。

马龙因这暗无天日的爱恋而得到一些难以启齿的欢喜。

张继科把自己埋到他的最深处,他的拇指在马龙的咽喉流连,指腹摩挲到那层薄得骇人的要害。他缓慢的动作像是一种酷刑,将马龙堪堪折磨在痛苦和愉悦之间。

“那就不要断绝。”

张继科不用问马龙这话背后有什么深意,就算有十分暗示,九分也是关于他的。在了解对方这方面,他和马龙有几近完美的默契。所以也没有人能用这样的方式安慰马龙。他狠狠的顶撞他,恶劣的刺进马龙的骨和肉,让他去体会自己一个人难以碰到的人间极致,极致的痛,极致的乐。

他的桃花眼微微眯起,好像蕴了半尺马龙融化的风雪,化成盈盈的春水,他的唇齿开合,道:“你看,你已经完全拥有我了。”

真是不讲道理。

第二天马龙醒过来的时候,人倒是好好在床上,就是浑身骨头不是自己的了。

他努力了三次,终于从床上爬起来,身边空无一人,他随手披了件衣服踱到楼梯口,看见张继科正裸着上身端着两杯牛奶出来。

马龙刚要叫他,大门突然响了。

“龙哥……”林高远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兴冲冲的推门而入,结果一抬眼就撞上了张继科,“我靠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马龙担心他俩打起来——上次许昕就揍得张继科不轻,于是他赶紧下楼。

可没等他劝架,张继科就轻飘飘瞥了林高远一眼,把牛奶搁在桌上,道,“谈恋爱同居犯法吗?”

“你!”林高远被他的无耻震惊了,一瞬间说不出话来。

马龙也觉得头疼,便上前把林高远拉到一边,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林高远委屈道:“我们下大雪提前放假了,我就……”

他就一下飞机直奔马龙的家想给他一个惊喜,结果跟张继科撞了个正着。

马龙哄了他好几句,终于说服林高远先回自己家,收拾完后再去找他。

林高远临走还瞪了张继科一眼。

“你们秦门人火气真大。”张继科倒无所谓,撕了点桌上烤好的面包塞进嘴里。

马龙走到他对面坐下,“你可不委屈啊。”

张继科突发奇想,“什么时候我去拜访一下你师父?”

马龙双手捧着牛奶杯,喝了口,没说话。

张继科调侃他,“你怕我打他啊?”

马龙道,“怕他打你。”

“还是你心疼我。”张继科把面包碎屑拍干净,“面还是要见的,我准备找方博取取经,尽量讨他欢心。”

这话说得正经,一点儿不像张继科的风格,马龙忍不住被他逗笑了。

张继科不觉得尴尬,只是走到他旁边,跟他交换了一个混着奶味的吻。他想,最后还是栽在马龙手上了,真完蛋。

马龙轻轻柔柔应他:“嗯。”

张继科又想,只不过心甘情愿。

不离不弃

文笔太美了!

野宅:

看了电影睡不着,熬夜写的,但是现在才发,是因为网络出问题了,颜值这么高的虐心CP也是够了啊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不离不弃


 


很多年以后,大雪封山,他稳坐山洞中,钟乳石上水滴坠落,扩大的涟漪,辨不清的流年暗换,水滴石穿,时间磨平了青岩,他忽然想起多少年以前,那个人压在军帽下幽深的瞳孔,如一泓清泉,此生一见便误终身,到底还是在没有你的时间里老去,说着不离不弃的你,最后还是辜负了承诺,红尘俗世,爱恨嗔痴,日月沉升,恍然一场大梦,他闭上眼,那个人的名字却依旧刻骨铭心,这一辈子,周西宇,你如何赔?


 


1


 


查老板的大名响彻梨园。


太过于昳丽的面容,一颦一笑蔚然成画。梨园里捧角的人多,个个趾高气扬,却在查老板这里低到了尘埃。


这个人是冰雪凿成的神仙,那么美,那么冷,一身功夫拔尖,武生行当里无人可及,又有一把好嗓子,做戏的时候他就是戏中人,分不出真假,下了戏白衣出尘,眉目肃冷,只让人恨不得为他拂去世间尘埃。


谁也不敢低看他一眼,他在的戏院每天都是人山人海,大老爷们、娇俏花娘、纨绔公子、贵妇娇女……谁都盼着让这人多看自己一眼,为那一眼,恨不得砸下整个身家。


班子里学戏的女娇娘也曾作态勾搭,却连他的衣袖都没碰到过。


班子里的学徒都知道,查老板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看书,无论怎样的达官显贵,都不能叫他有所动摇。人人传说赵笠人就是死在查老板手上,可却没人敢找他麻烦,第一武生的称号也在坊间流传。


而这样的查老板却说不唱了,他做的最后一场戏是《生死恨》。


大戏开锣那天,一个戏院里都是人,都是冲着这位名角的封山之作来的,待到锣鼓响起,那人走出,竟是唱了青衣,扮的韩玉娘,眉目姣冷秀丽,犹如画中仙。


青裳拂雪,他唱“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,山河万里几多愁”……“屋漏雨雪上霜鸳鸯惊散,从今后两分地北天南”……“我与你生和死恩情似海,寻一处干净土月冷泉台。”眉目间凄婉缱绻,唱得人肝肠寸断。


缠绵哀怨,韩玉娘溘然长逝,查老板一身风华,终成绝响,谁也不知道,他去了哪。


那一出《生死恨》成了传奇,看过的人说起当年的名角,绕不过这出戏,绕不开这个人,不胜唏嘘。




*****




查老板一开始唱的就是旦角。


他小时候实在苦,爹娘死得早,他就跟着一个老乞丐行乞、学手上功夫,倒也能管温饱。他生命的转折就是在摸了他师父的钱袋开始的。


查老板的师父是当时小有名气的戏班老板,长得秀美白净,当地的警察局长最捧他,查老板才顺走了他的钱袋,没多久就被捉到了。他还记得第一次见他师父,那个人穿滚银边暗绣牡丹的黑色长袍,衬得肤白如玉,气质风流,格外出尘。他呆呆看着那个人一双手,细腻白皙,戴翠色扳指,美不胜收。


查老板小小年纪,眉目却已是皎皎如月,他师父一见这个孩子,就知道这是个唱戏的人,脸美,手脚纤长,就是被押进来时抗拒的声音也是清亮。


他看着查老板,忽然萌生了收徒弟的意念。


查老板唱戏是真有天分,他身段美,嗓子亮,跟着师父学戏没多久,却已比太多人出色,心里格外傲气,被众人捧得飘飘然,那时哪能想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,等到被引诱着抽了大麻烟,荒废了功夫,被师父赶出班子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果然就是一滩泥,怎么都上不了墙。


遇到周西宇,大概真是用尽了一生的运气。


周西宇是他生命里的朗月清风,第一次见面,那人把一身灰蓝色军装穿得格外好看,宽肩窄腰,帽檐下露出的眉目清隽美好,那双眼睛真是查老板这辈子见过最美的风景,像一泓清泉,澄澈得不见尘埃。


曾经觉得没所谓的感觉,在真正的炮火血雨间溃塌成灰,查老板第一次离死那么近,近到他毫无头绪,到处乱窜,他真怕,怕得手足无措,如坠炼狱。


而那个救他的人,就是周西宇。


 


2


 


周西宇是彭老爷子的得意弟子。


他被彭老爷子带进太极门,老老实实磕头认师,彭老爷子抬着他奉上的茶,连说了三声好。


彭老爷子的好友是不世出的老道士,老头儿第一次见到周西宇,就对彭老爷子说,长这样好看的孩子,命都不会太好。老道士很是厉害,彭老爷子也知道他有些门道,想要细问,老道却摇头不说,只讲,这孩子要是没那么耿直就好了。他没说的最重要的是这孩子命里带着桃花劫。


彭老爷子不胜唏嘘,若周西宇没那份耿直,怎么能把功夫学好。认认真真习武的周西宇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功夫上,身外俗事皆不留恋。彭老爷子见了更是喜欢他,太极门下流言纷飞。


彭乾吾其实对流言并不是太上心,他信心满满,不管这个师弟天分多高,彭乾吾也知道彭氏太极门的继承人必须是彭家的人,就算周西宇现在的进步衬得他面目无光,这个人到底要在自己面前低头。他看周西宇的眼神里总带着几分轻蔑,对这个师弟从不给面子。


白雾弥漫,林间山茶大朵大朵开放,碗口大的花盘,落在地上,一种凄艳的姿态。彭老爷子和老道士下棋,心不在焉,他以武入道,早就看透自家儿子是什么德性,可叹彭氏太极门世代传承,到了自己手里却要断了,到底被这老道说对了,周西宇太耿直,偏偏有一副柔软心肠,就是将猿击术传承给他,是否能自保,彭老爷子也不能确信。


时矣,命矣,何必庸人自扰。老道士只说,最差不过是到我这个道观帮我扫地。


最差不过如此。


彭老爷子到底是把猿击术教给了周西宇,他告诉周西宇,静静聆听万物对大地的承诺,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,阴阳相调,死生相间,能练成猿击术的人,借得的是天地的力量。


临终前,彭老爷子告诉周西宇,有事就去找老道士。


老道士在自家道观门口捡到失魂落魄的周西宇,双眼通红,说不出话,他没说什么,带着人进门,兀自递了把扫帚给周西宇。


周西宇成了这个小小道观的扫地道人。


老道士看他扫了一个月的地,吃饭的时候,告诉他,出去转转,好好练功,别耽搁了你师父对你的一番心意,天大地大,功夫要出得其外,入得其内,你见识少了。


周西宇说好,他抬起头看老道士,流光溢彩的一张脸,老道士暗叹,还是长得太好,他又补了一句话,你要记住武道最终什么都要放下。


只愿这一句,能解你一生桃花劫,放下俗世,孑然逍遥。


 


****




只是这一生,到底做不到全然放下,懵懵懂懂不知情时,遇上了查老板。


查老板就算当兵也没个正形,周西宇心肠软,看那个人耷拉着背脊,胡子邋遢里总透出可怜,放逐所有的无所谓,他就觉得自己能懂这个人的悲伤。


他走近他,浑不知一念成劫,一世的因缘桃花缠缚心间,终难解。


夜色初降,周西宇发现查老板又不见了,他顺着挖的壕沟找人,在最边上,看到那个人靠着土垄抽烟,查老板看见他,笑容模糊,白眼缭绕,周西宇眉头微皱,查老板就笑,他夹烟的手指纤长,那张微微浮肿的脸细看仍有锦绣,看漫天星子,他说,我唱戏给你听。


周西宇看他神色恍惚,却扯开嗓子唱到:“问苍天万里关山何日返,问苍天缺月儿何时再团圆,问苍天何日里重挥三尺剑?”然后一阵大咳,更显出那几句一种撕心裂肺的凄怆。


周西宇看到他脸上清泪滚滚,心里钝钝的痛,他觉得他不能不管这个人。


想方设法保住了查老板的命,他决心和这个人一起练习猿击术,那是他身上最好的东西,他想给查老板。


 


3


 


查老板觉得这一生最好的时光就是那十年。


风餐露宿,饱饮天地,他们踏过山崖幽涧,密林枯草,见过雨雪霏霏,也在冬雷震震中练功,三月柳絮飘飘,四月芳菲谢尽,日月沉升,草木枯荣,沧海须臾,都是指尖清风。


他记得当时桃花开放,几十里山林,绯艳如霞,灼灼光华,夭夭风姿,周西宇穿素白长袍,眉目清隽,花下抿唇微笑,春风阵阵,飞花漫天,拂过他的眉,他的眼,他的颊,他的唇,软了查老板的心,醉了眼。他也不能忘记,那人足尖轻点,逐水踩叶,立于莲花之上,风姿飘然。


他们分开练功,一人日炼,一人月炼,周西宇是月炼,查老板觉得周西宇就像月光,他堪堪只能捧住那虚无缥缈的光华,却不敢触及,那样的冷清皎洁,遗世独立,骨子里都透出澄澈,出尘脱俗。查老板从小混迹市井,后又在戏班里长大,什么腌臢事没见过,那些对着周西宇的心绪他都懂。


周西宇这个人活得干净,做什么事都透出一种雅致。


查老板知道他不懂,但这不妨碍他看着周西宇,他不信如此守着这个人,会分离。


毕竟是这个人和他盟誓。


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


此生有此誓,天地间只有他二人。


就算舍去浮华俗世又何惜,他的心很小,只容得下一个人,经历过太多失去与磨难,想抓住的,查老板只想牢牢抓住。


周西宇用一双眼锁了他的心,他就要用万千情绪把这个人绑牢。


情思如线,缚身缚心,碧落黄泉,死生相依,查老板的偏执偏偏让他悟了天地誓言,不畏不惧,一往直前,不离不弃,舍生忘死,他的功夫一日千里,竟隐然有凌驾周西宇的态势。


三年大旱,饶是他们功夫再高,山林间枯木衰草,不见生气,也是难以支撑。


周西宇病了。


查老板紧紧搂着怀里的人,他怕他死。


山洞外,大雪纷飞,寒风瑟瑟。


山洞内,篝火噼啪作响,却暖不了查老板怀里周西宇冰冷的身躯。


查老板很久没有唱戏,他眉目缱绻,柔情顿生,他扎扎实实学的是京剧,此刻唱的却是昆剧,此中缠绵,叫人流连:“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……相看俨然,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……”怀中的是他的白月光,一分一寸正在逐渐消逝。


他看着洞壁上人影婆娑,魍魉奇魅,终于低头,吻周西宇的眉心,鼻尖,已经泛白的唇。


我只是想救你,绝非淫邪,心魔丛生,白衫委地,色授魂与。


佛说,色即是空空即是色,最后堪不破这魂迷情牵,爱恨嗔痴,他放不下,也不想放。


 


****




查老板想过周西宇会离开。


但这人什么也没说,仿佛那一夜的绮色倒错是一场幻梦,他有澄澈的眼,古井无波,查老板吻他,他堪堪垂眼,长睫颤动,掩去眸底波动。


他说,我想看你娶妻生子,站在戏台上,我愿找一小庙了结余生,只要你想,我就在那里等你。


他说,这是错的,猿击术不是两个人的。


他避开他的吻。


碧水渌渌,他们之间隔得不是山重水远,不是朗月清风,两颗心的距离远比这更远。


天南地北,不复相见。


查老板是傲气的人,说着不离不弃的人说了离开,那么他就陪着他熬,倒看看这世上我们谁熬得过谁,终究猿击术还是只有我们两个,天地浩大,这世上,日月相随,唯有沉升之时相互交集,他们练就的就是这阴阳日月,注定舍不掉离不得。


他始终相信,他们最后还是要在一起。


深深看周西宇一眼,他记得他眼底盛满星光,映着碧水,水光潋滟,美不胜收。


只是查老板没想到,那一眼,竟是最后一面。


 


4


 


周西宇回到老道士的道观里,清清静静的屋子,老道士念着经书,错眼看他,猛地顿住。


眉梢眼角,情丝缠缚,桃花印溅,这些年不见,竟让这桃花劫永无可解,老道士想起老友去世前的烦扰,掩卷叹息。


你就好好扫地吧,且当那是红尘烦恼,日日扫,月月扫,年复一年,到底还能安心。


周西宇跪在地上,给他磕了头,起身,拿起扫帚,走出屋子。


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


青石板上,落花飘叶,风过便是满地尘埃,怎么也扫不尽,他挥动扫帚,格外耐心。他不是从前那个稚嫩的青涩少年,经历过爱恨嗔痴,曾经那句放下,浮上心头。他的发长了,随意的绾起发髻,白衫染尘,他就换了粗布的长袍。


看不尽的因缘情仇,人生不过日日上演。


他扫地的时候,总会想起查老板,想起那个人看他的那一眼,眉目生辉,傲气如芒,真正得了旭日精华,坦坦荡荡,无遮无掩的锐利,万千缠绵,他看着碎落一地的树叶,心,到底是乱了。


那是分不清何时长成的情劫,他一转身,那人就在身边。


山间十年,刻骨铭心。


周西宇垂眸,他太耿直,总要将事物分出对错黑白,宁负自己不负天下人,而如今是对是错,他已不能回头。


老道士去世前,看着周西宇,倒是想通了,他和彭老爷子到底着象了,放下可入道,接受未尝不可,他想告诉周西宇,既然放不下,那就接受算了,人生在世,进退皆有道,可惜这句话他最后还是没来得及说。


周西宇开始睡不着觉,每一次躺下总会梦到查老板,他就干脆起身伴月练功,一身猿击术大有所成,但到底有所缺憾,他不想承认,他想查老板。


 


*****




其实,那个晚上他记得特别清晰。


查老板的体温,那么烫,烫得他觉得灵魂都在沸腾,他是无助的水草,混混沌沌,只能攀住查老板的肩膀,舍生忘死间,他听到了雪花落下的声音。


一晌贪欢,春梦无痕,十指紧扣,日月相随。


他在恍惚里看见日月沉升,星辰演变,万物更迭,草木竞新,交叠何止身躯,他能感受到生命的脉动,天地人合而为一,人间大欲,叫人放不下,蚀骨吸髓,斩断嗔痴到底是何种大智慧,才能一一放下。


而此刻,一切种种,皆可忘怀。


只是,这是错的,会把人拖下阿鼻地狱。清醒的周西宇发丝垂过肩胛,手指骨节青白,一寸寸刻写着放纵的错与,他想,那就分开,这样才是最好的。


多年前,老道士告诉他,武道最终什么都要放下。


只是,他放下,不是为了武道,只是想看到那个人如骄阳,一身傲骨立于天地,坦坦荡荡,不染尘埃。


不嗔不恨,是心底的魔,日日发作,却割不得。


说着分别,周西宇看着那个人转身,袍角飞起,像一只蝶,他看着,只觉胸腔里有股血腥气渗开,那么痛,他转身的背影,定格成周西宇眸中最后的景象,此后他无论做多少次梦,梦里只见那人离去的背影,他看不到他的脸。


 


5


 


查老板以为这一生总能熬到相见,他在花团锦簇里神采风流,眉梢眼角都是戏,他记得周西宇说,他想看他站在舞台上,额上抹红,唱念做打,他是出鞘的古剑,敛进风华。


他一直知道周西宇在哪里。


月上梢头,他曾经在路过那个老道观,想推门进去看他,最后只是绕着那道观走一圈,看白墙青砖瓦上月华如霜,伸手拂过墙壁,凹凸不平的白漆,有些硌手。


他守着戏班,人人叫声查老板,多少珍奇捧到面前,他兀自岿然不动。


世上的一切种种,唯一能打动他的,只有那个人。


轻轻一眼,浅浅一笑,销尽薄雾浓云,他念的都是周西宇。


何安下那一声,真正是惊天霹雳,他以为自己早已能泰山崩而不改色,却在那一刻,只觉得血气翻涌,眼前黑暗蔓延,千万颗针扎一样的心痛。


他不能信,也不得不信。


他从未踏过这间房子,青灰的石砖,陈旧的桌椅,薄薄一床衾被,染着暗色的血渍,查老板想碰,那里渗着周西宇的呼吸和味道,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那床衾被被他丢进了那湾他们离别的湖水中,他看着血色在水里一丝一丝漾开,浮起小小的气泡。


他到底是等到那个人的想通,以生死为代价。


何安下说,周西宇想见他,所以闭不了眼。


真傻,你这个人,就是太耿直,查老板在寺院里看见那个人的尸骨,流水曲亭,周西宇眉目清隽,他伸手盖住那个人的眼,这一生就这样被糟蹋了,周西宇,你说不离不弃,就这样留下我,再张开眼,看我一次就够。


俯下身,他吻吻他冰冷的嘴角,泪水落在了周西宇的脸颊上。


就算你让我娶妻生子,就算你要让更多人的进入我们的世界,我也认了,只要你在我身边。


他翻过周西宇写的那本心得,字体端正,边角有火烧过的痕迹,他看到最后一页上,那人写着,不离不弃,我想你。


查老板觉得他这出戏可以落幕了,他盼着的那个看客永远不会来了。


为你唱一出《生死恨》,上穷碧落下黄泉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
 


*****




那床衾被最后还是荡尽了所有血渍。


他一枪挑断所有因缘情仇,带着何安下上山,教小道士猿击术,日炼月炼他都教。


周西宇只有这么一个徒弟,他就帮他教好,为他供奉香火,你看,你不能做尽的事,我就一件一件帮你完成。


天大地大,你不守承诺。


那么就换我为你,不离不弃。


 


6


 


何安下说起王香凝,一片爱意无遮无掩,周西宇看着小道士脸上的眷恋,那么动人。


小道士说,我能放下。


周西宇坐在椅上,月华如练,他想起那山间十年,万物更迭,他看着这个世界的改变,从不曾寂寞,也不害怕,因为身边有那个人,他终于承认,那一夜,舍生忘死,色授魂与,他听着那个人的心跳,感受着那个人的温度,领悟了猿击术。


不离不弃的誓言,是不嗔不恨的无怨。


他怕的是为了守住不离不弃,最后让那个人讨厌自己,说到底,他害怕了。


现在,就让我带出一个弟子,完成师父的心愿,让猿击术发扬光大,等到那一天,我就去找你,我想看看你的脸,我想听听你唱的戏。


他的道观里的香客也会谈起名角查老板,周西宇将一地桃花扫尽,想不起那人的脸。


他想,唱戏的查老板一定是光彩夺目,无人可及。


即使再见彭乾吾,周西宇感受着月华流淌在血脉里,彭老爷子说,猿击术借得是天地的力量,他无愧于心,只是心疼师父后继无人。


那场比武,到底他还是受了内伤,彭七子的枪声响起,他本应避得开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,看着那个在夜色里面目仓惶的孩子,握着枪的手指都在发抖,爱恨嗔痴,江湖恩怨,他想起师父的悉心教导,且将这场师徒情谊赔尽,一切因果,缘起缘灭。


只是想到查老板他就遗憾,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

真想再看他一眼。


他在何安下的背上,身体一点一点冷下去,他恍然那个大雪的夜晚,他以为自己就要死去,查老板低头吻他,那是第二次的生命。而这一次,再也没有那个人。


老和尚丢下的旋转的木瓢,命运是翻云覆雨的巨手,他终于将这一生的道悟通,放不下,又何须放下,不到最后,谁能知道答案,只是他悟得太晚。


周西宇看见查老板转过身,走近,他的眉目如画,唇际勾起的笑,我的心里一直有你。


就算是一个人,我还是守着那个承诺,不离不弃,这辈子,终究是辜负了韶光似锦,繁花流年。


 


****




周西宇闭上眼。


回望一生,最好的就是遇上你。


如果不曾分开,日沉月升,多想陪你并肩看沧海桑田的变换,听你为我再唱一遍《牡丹亭》,姹紫嫣红,良辰美景,则为你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


可惜,来不及。


 


 


 


查老板把周西宇葬在那池碧水前,他栽了几十棵桃花树。


每年花开,灼灼逼人,他就在花间唱曲,天地苍茫,人间暗换,他舍掉一切,孑然一身,周西宇,你可知道不离不弃是无言的承诺,你不来见我,那么我就来见你,就算你再不赴约,我也在这里,爱是无关生死的永恒承诺,红颜枯骨,总有相见之时。


你我天地之间跪下盟誓,此生,不离不弃,便是永远。




end





编剧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?

穗禾的死法拍摄手段和情节安排,甚至是时机都很有问题。
这个女人虽然坏事做尽,但她对旭凤是掏心掏肺的。不管是原著的囚禁天牢还是一刀毙命、自尽,只要正常一点的死法我都可以接受。
但是我无法忍受这种恶心的侮辱人的死法,我无法忍受她疯了掉进山洞里被一个恶心的人虐杀,死前还哭喊着旭凤的名字祈求他救她。
这些还要通过一个孩子的话来引出,在每个人都和和美美的大结局里,忽然插入一段可怕的画面。
加上拍摄手法上恶心的恶意的性暗示,实在是非常让人反感。
还有锦觅的“一个人在心上,一个人在远方”,这句话结合剧情和实际,看得人很不舒服。
看剧那么多天,没想到最后大结局的心情竟然是反感。真的挺失望的......

有没有人有茶理酱太太的文集?

晚上睡不着一直惦记着再看看茶理酱太太的文,可是她删号不见了我找不到她了……
好难过(/ _ ; )
拜托有没有哪位同好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她的文,或者有茶理酱太太的文的存档。
我真的好想再看看她的文,非常喜欢她笔下的双子星。太怀恋以前的快乐了……
拜托你们了,谢谢。

摘纪录:

原来上海根本没有日出,都被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。如果你真的要看,就要爬到很高的地方。我想看日出,所以我拼了命往上爬,即使有一天真的掉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所谓。
——黄景瑜


感谢推荐

盾冬 随缘居收藏数250以上 文整理

Stucky同人文收藏夹&盾冬文整理:

这是盾冬随缘居收藏数250以上的全部文LIST,总共318篇,按收藏数排序,无差、互攻;翻译;连载中和一发完均已标注,没有标注的均为盾冬、原创且连载完结,后面标注的日期是发布日期(不是最后更新日期)
因为只扫了按回复量排序的前150页,可能会有少数遗漏,如发现任何错误欢迎告知~
Stucky(可逆)的收藏数250以上全部文LIST见这里



  1. 兽性蛰伏 - xywy 生子 14.04


  2. 全美绯闻/Captain gossip - 李胤禛 甜 14.12


  3. On The Ropes/无处可逃 - 蜜分 14.04


  4. 麻烦的任务/The Troublesome Mission - 楚留姬 ABO 14.04


  5. 互攻 同居生活108天 - Solrac 14.04


  6. 无差 完美与破碎 - expertff 14.04(以上2000收)


  7. 翻译 连载 The Sweetest Kind Of Poison - fuyuko0207 ABO 14.08


  8. 互攻 亲爱的,没必要大动干戈 - 椰子椰子掉下来, 故园无声 14.05


  9. 你眼中的冰雪 - wisely1229 一句话逆 14.05


  10. 恢复记忆之后 - kikilo20 PWP 14.04


  11. 老子的新学校真是太可怕了! - AOBA桑 不全 论坛体 多CP 贾尼 锤基 EC 狼队 14.08


  12. 翻译 the man on the bridge/桥上之人 - falsetto 14.05


  13. 互攻 真实的谎言 - sssss007 14.06


  14. 俏皮话 - 客人4 14.07


  15. 蓝眼睛 - 面堂兄 14.05


  16. 凛冬 - jujubecake 哨向 14.03


  17. 掉下去了 - 一个人玩耍 14.05


  18. If You Want Me - FAyE_Kohara 现代 党鞭盾 记者冬 14.05


  19. 连载 睡莲 - 小风筝111 PWP 14.07


  20. 连载 Hustle - 饭饭fan 霸道总裁 骗子团伙 双CP 锤基 ABO 14.12


  21. 互攻 一线之隔 人间悲喜剧S1 - sssss007 14.10


  22. 归途 - 糖衣精灵 ABO 生子 一句话逆 14.04


  23. 互攻 另一种可能 - 椰子椰子掉下来 14.06


  24. 巧克力布朗尼 - xywy PWP 3P 双龙 14.07


  25. 冬受 PWP片段文合集 - 多作者 all冬 14.07


  26. 无差 合伙人婚姻 - sssss007 14.07


  27. 无差 翻译 This, You Protect 系列第1部 - flowingfrost 冬兵中心 欢乐治愈 15.02


  28. Devour - fuyuko0207 ABO 14.05


  29. 重逢的三个昼夜 - wisely1229 14.10


  30. 时间的玫瑰 - 醉雨倾城 14.12


  31. city light/城市之光 - 强袭自爆 14.04


  32. 重逢式离别 - 我爱的人是汤姆 14.06


  33. Guard - 之由 监狱AU 14.07


  34. 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 - 阿乾 ABO beta盾 alpha冬 14.04(以上1000收)


  35. La bella vita-壁花先生与小鹿新娘 - Rebecca1989 现代 ABO 生子 14.06


  36. 我的绝症男友 - wisely1229 甜 15.10


  37. Bright Lights 明亮的光 - FAyE_Kohara 路西法之子冬 14.04


  38. 互攻 翻译 总统之子 - Cisy 特勤保镖盾 PTSD冬 14.05


  39. 连载 妇联菊苣们的日常 - 墨苍云 全员向 多CP 贾尼 锤基 贱虫 寡绿 甜 15.10


  40. 无差 谋杀死神 - sssss007 性取向心理治疗 14.08


  41. BODY TALK - 司馬真 黑盾 rape/non-con 14.06


  42. 谜一样的冬日战士 - 灼莲 15.10


  43. A NEW JOB - 玄长歌 14.07


  44. 无差 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 - 碳烤的板栗 14.07


  45. Fountain of Youth 不老泉 - Messiah 14.04


  46. 牛奶,威士忌与卡诺莎 - sandycheck 全员向 14.06


  47. Out Of Time 不合时宜 - Banco 14.05


  48. 翻译 Critical Feline Mass - dolce_ga 室友 甜 14.12


  49. 连载 Domesticated/被驯养的人 - RainbowHunter 14.04


  50. 连载 罗杰斯队长和他的情人 - jujubecake 14.04


  51. 无差 穷途末路 - yaajdx 14.04


  52. 无差 Bucky Barnes的第十一场雨 - 眠音 14.05


  53. 连载 地狱天堂 - xywy D/s 双冬兵 14.08


  54. 截稿日 - TigerLily 14.04


  55. 连载 The Bodyguard - Dora_藏起来 现代 保镖盾 小王子冬 14.04


  56. 无差 连载 英雄时代 - laststore 铁人中心 14.10


  57. 触不可及 - Solrac 14.07


  58. 标记他 - 风仁无忌 ABO 14.05


  59. 无差 星光闪耀处 - sssss007 14.09


  60. 无差 神盾论坛的水区日常 - 枚苦 15.02


  61. 无差 翻译 All The Leaves Are Brown - 青檀 养孩子 14.06


  62. 翻译 连载 this city bleeds its aching heart - linlang7625 (LOF有另一版翻译全) 14.04


  63. We Live Together 我们同居啦 - 蒸栗子 现代 协警盾 社工冬 14.09


  64. 翻译 Circling Back 归处 - 一朵英俊的冬瓜 14.10


  65. Heidenröslein !! - zzxx00 ABO 生子 14.08


  66. 皇家绯闻 - 明江渡刀 现代 皇室 国王盾 王子冬 ABO 16.03


  67. Did Anyone See My Cat - ne酱 半au 猫冬 14.06


  68. 无差 办公室 人间悲喜剧S5 - sssss007 15.06


  69. 大腿绞杀 - 葱头 14.04


  70. 玫瑰人生 - 酒昧 女体冬 14.06


  71. 连载 Who the hell is Mrs. Rogers - 阿乾 史密斯夫妇 14.05


  72. 连载 我所能拥有的你 - 璐璐ayumi 轻松 甜 PWP 14.05(以上700收)


  73. 准备事项 - 流落天宇 ABO PWP 14.10


  74. 冰雪皇后 - counte 14.05


  75. 无差 翻译 All the First Times/所有第一次 - B_about2rain 14.04


  76. 你不知道 - [作者名有敏感词] 哨向 哨兵盾 向导冬 14.07


  77. 连载 三套车 - bluedrdr 俄罗斯19世纪 ABO 14.10


  78. 翻译 Why Then Oh Why Can't I? - garfieldyard 14.04


  79. 互攻 续点 - 其心不死 14.06


  80. 连载 盾冬夫夫没羞没躁五十天 - annaco121 甜 14.04


  81. 无差 如何唤醒你幸运值负五的失忆发小 - Solrac 网游 15.02


  82. 互攻 阴影以及随之而来的光明 - 黄村长 14.04


  83. 翻译 buckysexual短篇集 - 之由 14.04


  84. I thought I'd never see you/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 - ccsflower 甜 14.07


  85. 连载 五次叫他Mr. Stark,一次叫他Sir - cotton 贾尼 stucky为副CP 15.05


  86. 无差 无限的我们 人间悲喜剧S4 - sssss007 15.04


  87. 翻译 The Winter Soldier Becomes a Parent - 一朵英俊的冬瓜 ABO 生子 15.07


  88. 无差 伴郎快跑 人间悲喜剧S2 - sssss007 14.12


  89. 雪地的三个昼夜 - wisely1229 15.06


  90. 无差 他们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 - 椰子椰子掉下来 时间旅行 14.04


  91. Always finding you - chuild 现代 锤基 虫绿 ABO 15.12


  92. 无差 翻译 5次Bucky和Steve举止亲密而毫无自觉,1次…… - fuyuko0207 14.05


  93. 连载 冬日 - countessd 科学组 半au 冬兵盾 14.07


  94. 正派和反派是如何相互拯救的 - 雨意甘蓝 霜铁 16.07


  95. 无差 接驳 - sssss007 15.09


  96. 无差 翻译 离开死亡之地/Out of the Dead Land - dolce_ga 14.07


  97. 互攻 翻译 还魂 - cindyfxx 14.08


  98. 明日宛若新生 - 夜藤 14.06


  99. 无差 翻译 The Art of Trolling - payaki 14.05


  100. 连载 真实生活 - ccsflower 新闻纪实向 14.11


  101. 连载 Hi, kid - 不二鼬 变小冬 16.02


  102. 互攻 In Debt We Reconcile / IDWR.Part1 - moyuxi 14.05


  103. On Time Delivery 及时送达 - lineastella 现代 14.04


  104. Fuckbuddies 炮友 - 蒸栗子 现代 教练盾 白领冬 14.11


  105. 无差 月球暗面 - 小穆nina 14.06


  106. 无差 翻译 美国诉巴恩斯.617.联邦增刊.第二刊.143(特区法院 2015) - Raghel 15.04


  107. 连载 The Way We Came/来时之路 - mos09191229 PWP 14.06


  108. 无差 嘉里士纪实 人间悲喜剧S3 - sssss007 15.01


  109. H文练习15题 - 司馬真 PWP 14.06


  110. ABO算不算超自然事件 - Solrac SPN混同 SD 15.04


  111. 缔结婚约 - terstok 多CP 锤基 EC ABO 联姻 17.10


  112. 连载 妈个鸡我们小区里都是一些什么人! - Gaol 多CP 贾尼 EC 狼队 锤基 Gamquick 论坛体 15.01


  113. 连载 Superhero of Interest - Solrac POI混同 RF 14.11


  114. 无差 五次Natasha成功地帮助了她的朋友,一次她失败了 - 闻笛 14.04


  115. 互攻 翻译 连载 总统之子 - 糯米鱼丸 白宫 特勤保镖盾 PTSD冬 有续翻 14.05


  116. 连载 将军的情人 - lookdh 军队 海军陆战队总司令盾 中士冬 ABO 16.06


  117. 无差 翻译 Your Favorite Ghost - fuyuko0207 14.05


  118. 旧时光是个美人 - 夜藤 14.04


  119. 谁他妈巴基pwp三部曲 - 晒豆酱 PWP 16.09


  120. 连载 It Takes Two 好事成双 - baicoco 锤基 闺蜜组 15.06


  121. 连载 在冰雪中重逢 - kikilo20 现代 摄影师盾 野人冬 14.08


  122. 连载 强酸 - icylily 监禁 蛇盾 鹿队 PWP 16.10


  123. 无差 翻译 连载 Chyetirye - piscesgirl 多重人格冬 14.06


  124. 一个真正的Alpha - 塔洛 ABO 14.05


  125. 无差 连载 Bucky的战斗总结报告 - hihaho 14.05


  126. 幸好是队长 - 玄长歌 14.07


  127. 无差 翻译 My Brother, The Hero 我哥哥,大英雄 - moyuxi 14.06


  128. 连载 四人牌桌 - sporule 双CP 寡鹰 14.04


  129. 互攻 在哪里见过你 - 强袭自爆 14.05


  130. 连载 成人保健 - 喵型秃 中国 锤基 14.04(以上500收)


  131. 冬日战士相亲记 - 妖精坏不坏 ABO 甜 14.11


  132. 连载 九头蛇血清计划:借种 - bluedrdr ABO 15.11


  133. Because,You Are Here - 司馬真 穿越 巴基与冬兵互穿 14.05


  134. 蜜糖旋律 - 璐璐ayumi 现代 甜 PWP 14.05


  135. 无差 翻译 Team-Building Exercises 系列第2部 - 听雨歌楼 冬中心 治愈向 15.10


  136. 无差 翻译 The Long Road Begins at Home/长路归家 系列第3部 - 青明山 冬中心 16.01


  137. 翻译 乐土已逝 - 拦腰儿 16.05


  138. 办公室恋情必须死 - 紫杀壶 复联众人 甜 15.02


  139. 无差 The Winter Is Among Us 冬兵就在我们中间 - 蜜分 14.05


  140. 无差 翻译 一发完 史蒂夫•罗杰斯百年纪念:庆祝银幕上的美国队长 - sway 14.05


  141. 无差 连载 史密森尼开设的美国队长展各位去看了吗? - Lsis 14.08


  142. 超级婴儿 - 酸了吧唧的 14.08


  143. 一发完 当复仇者大厦的起居室里出现旁白 - Solrac 旁白 16.02


  144. 重坠心海 - 弥酱 14.05


  145. 翻译 If Only You Could See Me - captainnanshen 现代 蛋糕师盾 婚礼策划冬 15.02


  146. 连载 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 - 秣阿陵 ABO 偷情梗 15.08


  147. 无差 Vanilla and rain 香草和雨水 - 御川 女体盾 14.07


  148. 翻译 一发完 The Winter Soldier is a Bad Ass Mother - 一朵英俊的冬瓜 ABO 生子 甜 15.01


  149. 连载 职场记事 - 灼莲 ABO 16.01


  150. 连载 活化石夫夫日常二三事 - 斐瑜 甜 14.04


  151. Scorpion/穿越来了一个冬兵妹子 - 焦糖拿铁 女体冬 15.10


  152. 无差 老年才俊 - cotton 14.07


  153. More than that/眼见为虚 - 小幺0049 人鱼 14.06


  154. 连载 Katyusha - 倾天君 女体冬 16.02


  155. 连载 Reverse - fladia 黑盾 蛇盾 14.12


  156. 永远的追求者 - TigerLily 15.04


  157. Mr.&Mr. Rogers 罗杰斯夫夫 - 不言骑 现代 15.10


  158. 无差 本能 - 梓陌游 14.05


  159. 五次Bucky试图隐瞒他们的关系 - 司馬真 半AU 甜 14.05


  160. 1917 - msbluesunflower 重生 转世 15.07


  161. 无差 翻译 Even When I Had Nothing - payaki 14.05


  162. 互攻 Sandstorm - Glock.17 14.11


  163. 无差 翻译 I love you like rlb - mirroreya 14.06


  164. 爱情与信息素 - kalelee ABO 生子 14.08


  165. 翻译 一发完 but hey, you're all right - 雪莉 邮购新娘冬 13.07


  166. 无差 Barnes先生今天也很忙 - 黄村长 甜 14.06


  167. 连载 魔法战士吧唧掉到黑暗森林的二三事 - nhdd_sy 触手/冬 PWP 15.03


  168. Fall For Me Again - Furia 14.04


  169. 连载 漫长的婚约 - zhangbibi1993 现代 女体冬 14.06


  170. 无差 悖论 - zyl889 好莱坞 娱乐圈 14.04


  171. 白玫瑰 - benrentt 16.06


  172. 连载 Silence - 风仁无忌 14.05


  173. 无差 连载 漫威医院的工作记录日志 - 猫翎桀 现代 多CP 贾尼 鹰寡 锤基 虫绿 狼队 EC 15.02


  174. 互攻 连载 美国式离婚 - 我爱的人是汤姆 假结婚 14.05


  175. 无差 A road to the present/回到现在 - holic 14.04


  176. 翻译 Once you've fallen from classical virtue - 雪莉 13.06


  177. 情感与理智 - francischen 14.09(以上400收)


  178. 连载 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 - honeynoon 灵魂互穿 穿越 17.01


  179. 连载 假如美国队长有了油管账号 - 一宫兴子 16.12


  180. Neverwinter Nights 无冬之夜 - 不言骑 15.07


  181. 互攻 五次助攻失败,一次得分 - 铁口直断路半仙 14.06


  182. 无差 翻译 上行之路 The Way Up - Raghel 甜 14.07


  183. 翻译 Family is what you make it - 雪莉 生子 14.04


  184. 无差 Shadow Burns 暗影燃烧 - moyuxi 15.02


  185. 连载 Another - 哀TINE ABO 生子 NC17 生子 16.05


  186. Heaven Sing - ne酱 现代 吸血鬼与圣骑士 ABO 生子 15.09


  187. 无差 连载 美国队长兵人单兵作战计划 - 碳烤的板栗 变小盾 14.08


  188. Fuck Free or Die Hard - bluedrdr ABO 14.04


  189. 翻译 Hotel Service - 雪莉 现代 13.10


  190. 无差 翻译 难以征服Not Easily Conquered - 卢北 盾佩 15.04


  191. 七十年后的初恋 - sakuya1214 14.05


  192. 天堂向右 - counte 14.08


  193. 无差 翻译 No Heart To Recall - 千岁の风流 14.05


  194. 互攻 先做后爱 - stana181920 GxV盾 GxV冬 14.05


  195. 无差 恶人 - 米饭之死 叉冬 14.05


  196. 无差 翻译 连载 Escape from New York/逃离纽约 - 糯米鱼丸 春药 14.04


  197. Once in a blue moon - 琉璃眼 人鱼 14.07


  198. 搞笑十题 - 菩提无树 锤基 15.09


  199. 连载 真人秀,秀真情 - francischen 多CP 锤基 虫绿 16.07


  200. 翻译 连载 Peter Parker's Home for the Wayward Villain - falsetto 双CP 贱虫 16.06


  201. 牢笼 - 蓝令羽 队3 PWP 15.08


  202. 无差 美队的吧唧观察日记 - 黑留袖 14.04


  203. 无差 舌尖上的吧唧 - 黑留袖 14.04


  204. 找回身体记忆 - 西门雪珊 14.08


  205. 无差 翻译 Memories are made of this - 千岁の风流 14.06


  206. 连载 The Winter Soldier Unchained/被解放的冬日战士 - 马蹄莲大爷 14.05


  207. 吾血之血 - estalydia 叉冬 双结局 16.07


  208. 互攻 Things That We Could Be - moyuxi 14.04


  209. 幻象丛生 - 唇亡齿寒 14.05


  210. Winter Water/冬水 - 竹醉花凋 有互攻 14.04


  211. 无差 朋友好像对我给他介绍的工作不太满意 - 谋决w 论坛体 15.03


  212. 小妞巴恩斯 That Barnes Gal - 蜜分 女装 14.12


  213. 雪国 - melodyviva 中世纪 叉冬 ABO 15.07


  214. 互攻 翻译 Not Another Supersoldier Fantasy/非一般超级士兵性幻想 - moyuxi 14.10


  215. 连载 破碎的次元壁 - 幽聆 演员穿越 15.08


  216. 五次我们队长和前锋都没有意识到 - 澜色歌谣 世界杯 14.07


  217. 无差 翻译 make one dream come true - 雪莉 007 13.06


  218. 翻译 连载 吧唧特工队 - monicael PWP 16.02


  219. Crazy Sugar 疯糖 - 维罗妮卡丽 酸爽向 14.09


  220. Diamond Crevasse - 琉璃眼 网游 14.07


  221. 翻译 Steve G. Rogers指南——你在过去几年错过了什么 - elvina_moqi 14.05


  222. Cross Path - ivy-er 14.04


  223. 连载 Continental - Lantheo ABO 14.11


  224. 好莱坞没有心 - estalydia 好莱坞 娱乐圈 17.03


  225. 关于爱与生活 - 云海牧场 现代 职场精英盾 残疾画家冬 16.08


  226. 逆转 - Solrac 蛇盾 16.03


  227. 翻译 连载 Lesson Learned - 一朵英俊的冬瓜 BDSM D/s 奥夫 五十度灰 14.09


  228. 连载 意外怀孕怎么办? - Dinaria 火蜘蛛 ABO 生子 14.05


  229. 无差 翻译 Upgrade:Advanced Happiness Skills 系列第5部 - 青明山 冬兵中心 治愈向 16.01


  230. 黑雨/Black Rain - 斐瑜 卧底 黑帮 14.05


  231. 无差 连载 星空闪烁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 - mos09191229 变小盾 变小冬 14.05


  232. Sweet Sacrifice - 摩城魅影 15.08


  233. 无差 消融 - cotton 14.04


  234. 无差 翻译 Ain't No Grave (Can Keep My Body Down) - fallspirit 16.11


  235. 漫威大陆 - 564966410 斗罗大陆 多CP 贾尼 锤基 EC 银鹰 16.01


  236. 无差 翻译 一发完 喂养一只受伤的前杀手 - Raghel 治愈 14.07


  237. 连载 Go Home - 秣阿陵 ABO 生子 虐 15.06


  238. 连载 时机合适的时候 - micenicemice ABO 14.08


  239. 无差 翻译 史蒂夫·罗杰斯的谨慎接触守则 - x_mas 17.03


  240. West of Eden - chuild 锤基 虫绿 15.12


  241. 无差 翻译 You Were Standing There - xyoshiki 甜 14.07


  242. 火焰之心 - 焦糖拿铁 他是龙 16.02


  243. 吧唧变成了女孩子 - nbxt 15.04


  244. 无差 翻译 连载 After the Bombs - x_mas 冬没掉火车 16.11


  245. 无差 翻译 Shyest 第六子 - captainnanshen 养孩子 15.07


  246. 百年好合 - 最萌潮缺爱抖森 PWP 生子 15.02


  247. 连载 Ear, Tail, Bucky Barnes - ccsflower 猫耳 15.03


  248. 连载 Crazy in love - 巫亚亚 吸血鬼 15.02


  249. 连载 Radioactive - FAyE_Kohara 2048背景 14.04


  250. 连载 晚节不保 - 糯米鱼丸 现代 14.07


  251. 互攻 Avengers' Bistro - Glock.17 现代 15.01


  252. 连载 Aspirations/心声 - 喵爷 环太平洋 14.04


  253. 论吧唧铁臂的100种用法 - 莲子叽 14.04(以上300收)


  254. 互攻 Mr.Perfect & Mr.Incomplete - arielzhan 14.08


  255. 连载 斯德哥尔摩情人 - 夏雪密会 14.06


  256. 连载 不要在下雨天捡流浪狗回家 - 绿茶牙膏 现代 同居 多CP 锤基 虫绿 15.07


  257. 连载 致命小镇 - shiqi7 现代 悬疑 黑盾 15.08


  258. Song of Silence - semimi 治愈向 15.06


  259. 无差 翻译 归而欣然/You'd Be So Nice To Come Home To - 裕掳 14.06


  260. 无差 细胞嘶鸣 - sssss007 16.01


  261. anything but you - 红房子 哨向 14.11


  262. 如果Bucky的机械臂是有自主意识的AI…… - 断苕 14.05


  263. 翻译 连载 The Winter Soldier Goes Public - GreySwans94 ABO 养孩子 16.02


  264. 无差 一发完 I've Been Funny, I've Been Cool With The Lines - mihe 队长吃醋 翻译 14.05


  265. Haircut 五次Steve给Bucky剪了头发,一次反过来 - Auther0317 14.11


  266. 连载 Say You Want Me - Bellottie 摇滚乐队 14.05


  267. 无差 翻译 一发完 那些神盾局没有告诉美国队长的事情 - 喵唧 翻译 14.08


  268. 无差 尽人皆知我爱你 - 路时千 14.04


  269. 野生动物 - athrunjae 动物 猫冬 浣熊冬 15.07


  270. Triplet 三人 - 蜜分 队2 14.04


  271. 连载 证人保护 - 日不落 现代 14.05


  272. Too Cold and Too Soft - 残星毁 哨向 哨兵冬 向导盾 14.05


  273. 翻译 连载 Stars in Your Eyes - zzxx00 女体冬 14.12


  274. 连载 Save Me - 该页无法显示 ABO 黑化总裁 14.08


  275. 关于美国队长的20件事 - hedy 13.10


  276. 翻译 连载 lilies with full hands满手百合 - 机智的欢小胖 冬哥治愈的过程 15.08


  277. 连载 病毒 - TigerLily 14.06


  278. 连载 树洞 刚看到从不载人的男神机车后座上居然坐着一个人!心好累 - 上小官 论坛体 14.04


  279. 连载 虹之间 - 张小满 ABO 14.05


  280. 连载 命中注定 - heysun0728 半au 异星俘掳冬 治愈向 15.07


  281. 翻译 Cryogenics - fuyuko0207 双冬兵 14.06


  282. 荒原 - fores_carter 叉冬 14.05


  283. 间之契 - Alice梦游症候群 间之契 帝国军指挥官盾 反抗军杀手冬 ABO 14.10


  284. 连载 Stark大厦入住指南 - 办证不办证 复联全员 14.07


  285. 无差 Time Enough For Love/时间足够你爱 - 闻笛 盗梦空间 14.06


  286. Sleeping with a friend - 風暝 未来 黑盾 14.08


  287. Never Let Me Go - SaigaTama ABO 14.04


  288. 连载 弹入枪膛 - winecandy3 PWP 14.06


  289. 连载 Steve和Bucky以及Bucky的阴影 - hihaho 克隆 幼儿化 养孩子 14.05


  290. 互攻 翻译 Safe From Harm - orchast 奴隶半AU 偏冬盾 13.09


  291. 连载 Let it swap! - 小牧羊人 闺蜜组 洛基和冬灵魂互换 15.11


  292. 互攻 Good morning - paranoiaellen 14.04


  293. 无差 翻译 This Much I Know/至少这些我懂 - B_about2rain 14.09


  294. 无差 连载 Found You - 葱头 14.04


  295. 无差 翻译 连载 记忆 Memory - dolce_ga 14.10


  296. 无差 翻译 Tin Soldiers - echoiris 14.08


  297. 连载 一起决斗事件 - 葱头 全员向 双CP 锤基 14.04


  298. 连载 Dash猛击 - 小景喜欢KATO受 PWP 14.04


  299. 翻译 连载 冲锋年代/Targeting - rsh437 美式足球 16.07


  300. 不想标记我么 - 风仁无忌 ABO 14.08


  301. 翻译 末日与我何干 - 拦腰儿 16.08


  302. 无差 翻译 If You Must Leave - captainnanshen 妈妈们眼中的小盾和吧唧 14.11


  303. Home Sweet Home - 司馬真 ABO 生子 beta冬 14.06


  304. 无差 狼与白头鹰 - mos09191229 伴灵 14.04


  305. 连载 Submission - vein 奥夫 五十度灰 14.12


  306. 互攻 翻译 One Day We Won’t Have to Be Scared - jeremyd 冰棍组的艳照事件 15.01


  307. Find Steve - ccsflower 盗梦空间 15.01


  308. 连载 消除心理阴影 - 西门雪珊 D/s BDSM 15.03


  309. 互攻 The Boundaries Of Justice / IDWR.Part3 - moyuxi 14.08


  310. 翻译 What I Used To Be - fuyuko0207 ABO 后续有翻译 16.06


  311. 互攻 Ghost Comic - Glock.17 15.03


  312. 无差 翻译 A Whisper System - captainnanshen Bucky回到Steve身边慢慢恢复的故事 15.01


  313. 翻译 连载 The Winter Soldier Becomes a Parent - Qwervbnm 14.12


  314. 连载 贵重物品请勿倒置 - lookdh 14.04


  315. If you are the one - 夏木槿辞 被逼相亲的总裁盾 红娘冬 14.12


  316. 无差 翻译 一发完 Bucky Barnes家务指南 - 喵唧 甜 一发完 14.07


  317. Good Boy - fuyuko0207 D/s 14.06


  318. 无差 任务报告与给你的录音留言 - 澜色歌谣 14.05


塞诺丽塔:

…………庆功宴视频,这个角度太可怕!!!

截完gif我整个人都是抖的!!!!!!!

【顺懂/懂顺】哨兵向导AU 整理(2018.03.05)

翻山越岭的仙人掌:

求统一tag,非常迫切。








顾顺x李懂:


【顺懂】哨兵向导设定的脑洞      作者:七叶原




【顺懂】安抚      作者:Downeyan


【顺懂】Out of touch      作者:Downeyan




【顺懂】你们在战场上也非得谈恋爱吗      作者:Elizo




【顺懂】私心·作祟      作者:现充大王




【顺懂】意外结合      作者:日取月半




【顺懂】破冰(未完)      作者:Never




【咕咚】 逐心      作者:臭虫




【顺懂】想看顾顺咬李懂厚嘴唇      作者:冷坑最底的生物_




【顺懂】守护者      作者:小璇握紧逐风剑




【顺懂】初见面      作者:覆面世界




【顺懂】猎杀      作者:苹果大大




【顺懂】无足鸟      作者:甄琅




【顺懂/哨向】破空(未完)      作者:这是个屯粮洞




【顺懂】【哨向AU】撕裂      作者:会变身的小火柴


【顺懂】【哨兵向导】崩塌      作者:会变身的小火柴




【顺懂】我的哨兵是个毒鸡汤(未完)      作者:八重尘雨




【顺懂】双狼      作者:萧昱然🐓




【顺懂】特殊任务      作者:渡边英俊




【顺懂】暗恋      作者:蔓莓子瑜




【顺懂】精神链接      作者:移情别恋比翻书快




【顺懂】最佳拍档      作者:春寒料峭Lynnx




【顾懂】硝烟玫瑰      作者:糖泥Kiwi_开学长弧中




【顺懂】突发性结合热      作者:燎原.










李懂x顾顺:


【懂顺】结合(向哨)      作者:blx重度患者




【宏锐/懂顺】深蓝      作者:心雾远